大理石画蕴含千古文化收藏价值高(图)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7 21:36

  什么是诗画?诗画就是“符合图画意境的诗句”与“符合诗句意境的图画”的结合,可理解为“融诗与画为一体的艺术品”。诗画是文学与艺术结合的作品。诗、书、画三位合一的创作是构成千年文人画的核心要素。

  什么是大理石?大理石因出产于我国云南大理苍山(古称点苍山)而得名,为白色、黑色、灰色、青绿色等汉白玉类岩。切石后部分剖面呈现如同传统国画一样的天然图画。自大理古国(937—1253)的前身南诏国开始,古人就将有图纹的大理石制成画屏或镶嵌在红木家私上作为高档奢侈品。

  世界各地有很多类似的汉白玉,但以我国苍山大理石石质最好,故统称为“大理石”(史上曾称点苍石、天竺石、榆石,民间称础石,地处横断山云岭山脉,也称云石、苍石)。古代“石画”源于“画石”。画石的定义是:有图纹的石头。由于点苍山大理石中的彩花石种呈现图画纹理,成为“画石”源头。近年有人在新发现的奇石上绘图称“石画”,不过是工艺品而已,与真正的石画完全是不同的两回事。

  据《大理石文化》(杨可大著)文献记载,点苍山大理石最早挖掘于汉代武帝时期。在公元880年,南诏国清平宫杨奇鲲出使唐朝,创作了最早在大理流传的大理石诗歌《岩嵌碧玉》:“天孙昔谪下天绿,雾鬓风鬟依草木。一朝骑凤上丹霄,翠翘花钿留空谷。”明代大才子杨慎(字用修,号升庵,1488—1559)吟咏大理石诗:“苍山嵯峨十九峰,暮霭朝岚如白虹。南中诗人有奇句,天将玉带封山公。赋形此物亦何似,昔闻今见将无同。何年巧匠斩山骨,缩入君家石屏中……我言非夸君不见,去年曾献明光宫。”(注:明光宫为汉武帝太初四年所建宫殿)。清代三朝阁老、九省疆臣、曾任云贵总督的阮元(字伯元,号云台,1764—1849)作《石画记》(手稿现存故乡舟斋),自号苍山画仙,将书房命名为“石画轩”。他对大理石的评价是:“始叹造化石,压却绢与纸”“惟此点苍石,画工不得比”。更有晚清大收藏家毛瀚丰(曾任知县,字蜀云,1843—1906)赞美大理石画:“不渲染而丽,不雕琢而工,此诗画诣魄,不化而沦于石中……天地寓于石也。”

  2016年1月22日,中华文化艺术学会在“大公网”以《天爵奇观焕发魅力——梁仕爵诗画拓当代文人画艺新高度》为题,报道了笔者的诗画,根据大公报井钦阁记者2月18日统计,不到一个月就被731家中文网站和508家外文网站转载,海内外总有效IP流量达到6.8亿次(浮点)。这或许能说明现代人对新文人画古诗词和大理石画的钟爱。

  根据考证得知,大理石画大约在15亿年前就已形成。其时,苍山随着海陆变迁和地壳运动,形成了大量片麻岩,在此后4亿年的漫长岁月里,大量厚达几百米的碳酸钙和碳酸镁等各种金属元素沉积物浸入片麻岩,历经地壳运动自然压缩、胶结、结晶,形成石灰岩。

  在此后数亿年的时间里,最少5次激烈而又复杂的造山运动又使苍山区域变质和动力变质作用反复叠加,导致石灰岩变质为大理石。大理石中出神入化的纹理,是由各种金属元素的矿物质数量不同以及苍山在连续几亿年地壳运动和造山运动中遭遇不同方向的挤压、扭曲、糅混、融会,因天地合力而产生的千姿百态的矿物图案。苍山巍峨十九峰,峰峰都有大理石,而其中又以三阳峰、雪人峰、中和峰、应乐峰和兰峰所产大理石质地最好、纹理最丰富。

  大理石画主要由方解石、石灰石等组成,其主要成分以碳酸钙为主,约占50%,其他还有碳酸镁、氧化钙、氧化锰及二氧化硅等。长期以来,人们误以为大理石有辐射。事实上,大理石的放射性很低,基本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相关专家认为,在自然界中,天然放射性是客观存在的。同样,天然大理石产品中也存在一定量的放射性,关键要看它是否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标准。由于大理石中方解石和石灰石放射性都很低,所以大理石画的放射性也很低。

  在2009年至2011年的3年时间里,笔者曾3次请南宁市环保部门对收藏大理石画的多间房屋进行检测(检测前封闭房间门窗24小时,再封闭检测24小时后才取检测数值),其检测报告完全符合国家《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和《建筑材料放射性核数限量》的规定。由此,可以断定天然大理石对人体健康无害。

  大理石画是贡石,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挖掘使用最早的奇石。什么是贡石?贡石就是将大理石画镶嵌制作成屏风进贡给朝廷皇宫的石画。相传汉代的明光宫在建筑时就采用了大量大理石。上世纪50年代所建的北京人民大会堂、70年代所建的毛主席纪念堂,也特地采用苍山大理石做装饰。

  据《大理石文化》介绍,被梁启超列为六大古代政治家的唐代唐武宗宰相李德裕,在洛阳城南建平泉山庄,曾收集天下珍木奇石,其中园中镇园之宝就是南诏国赠送的“醒酒石”(大理石画)。他喝醉之后就在石画上面睡直至清醒,称其“醒酒石”,并在石画刻诗曰:“蕴玉抱清辉,闲庭日潇洒。块然天地间,自是孤生者。”

  明代万历年间,云南提学签事邓元岳曾作《点苍山石歌》:“点苍山头日吐云,紫光白气常氤氲。却产奇石作屏障,终朝开采徒纷纷。频年贡人长安道,浓淡之间山色好。君王便作图画看,岂识闾阎涂肝脑。”诗歌形象地描写了大理石频年进贡长安,描绘出开采大理石矿工们冒着生命危险的场景。如今存世的古代大理石画,有天坛公园祈年殿地面中央镶嵌的当年进贡给朱棣皇帝的点苍山大理石“龙凤石”,与圆殿天棚澡井“龙凤玉玺”相对应。据考证,曾有20位皇帝跪在“龙凤石”上祈祷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大理石画与文人画的关系。文人画这个概念,是元代画家赵孟頫(1254—1322)提出的,起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所谓文人画,就是文人和士大夫所作的画,体现的是文人、士大夫的思想和情趣。史上文人画作的鼻祖是唐代王维(701—761),苏轼(1037—1101)则将文人融合诗与画的作品推向高峰,清代郑板桥也是文人画的代表人物。文人画抒于胸怀、超越自然、不囿于物,是中国画的最高成就。

  近代国画的衰落,导致文人诗画极为少见。翻开大理石画的历史,《宋使·列传》记载,1076年大理国王贡金装“碧玕山”就用金镶制大理石画。唐、宋、元、明、清、民国都有文人收藏并作题画诗。唐代刘商的《画石》诗:“苍藓千年粉绘传,坚贞一片色犹全。那知忽遇非常用,不把分铢补上天。”(从“苍藓”“千年粉绘”“坚贞一片”用词可看出,指的正是点苍山大理石)有学者认为,苏东坡曾把欧阳修(1007—1072)所收藏的一幅大理石画比喻成水墨稀微山水画。

  大理石在观赏石中的龙头地位。观赏石既是自然遗产,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一些地区,赏石习俗已被列为非遗保护名录。大理石是观赏石的一个古老的主要支系,正如《辞海》“大理石”词条所言——“我国大理产的最有名,所以叫大理石”。《明一统志》大理府物产载:“大理石点苍山出,其石白质青,文有山水草木状,人多琢以为屏。”自唐朝以来,大理石就是大理国和云南地方政权向中央王朝进贡物品中不可或缺的“贡品”。唐朝以后历代王朝宫廷都存有文人字画和大理石画,与瓷器、红木雕刻并列。清代古玩评论家赵汝珍在《古玩收藏指南》中指出,中国五大奇石依次是:大理石、太湖石、英石、雨花石、孔雀石,大理石画排五大奇石之首。五大奇石中,只有被阮元称为石画的“天下第一奇石”大理石,才称得上“画石”即正统“国画石”。

  纵观当代市场上把玛瑙称“玉石”,石头称“璧玉”,奇石称“国石”,有纹的石就叫“国画石”,乱象颇出。这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市场经济条件下缺乏科学和规范化管理的产物。这些所谓“玉石”“国画石”,根本经不起科学和历史检验,也得不到后人的认可。

  艺术品必须具有历史和文化价值。根据笔者和京城“石头疯子”、教授级高工、中国观赏石协会首任会长李祖佑,云南大理石画元老、大理石珍宝馆馆主杨可大一起共同研究众多文献可知,大理石是大中华的始祖国石。当代中西合璧画鼻祖吴作人到大理创作并借鉴大理石画时,曾欣然题词:“云山天成”。据传记,大理市人民政府1959年赠送给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苍山石画是一幅宽2.5米,白底绿花呈现李白诗“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的波澜壮阔的诗情画境。这是令其他众多奇石相形见绌的。

  为什么说大理石画是天然艺术品呢?因为它们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和共性。先从中国画的分类来说,传统国画出现在战国前,兴于东晋,盛于唐后。历时2000多年的国画分为: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三大类。技法上可分为工笔、写意、兼工带写3种。按题材及表现手法又可细分为:水墨画、重影、浅绛、工笔、写意、白描等。山水画鼻祖是东晋顾恺之,人物画圣是唐朝吴道子。但国画是“功夫画”,功夫在画内。

  从大理石画面来看,云南苍山大理石主要种类有:云灰石、彩花石、苍白玉。大理石画的“技法”是在地壳变迁、高温高压作用下使原有石灰岩发生质变,质变岩在地球内力作用下演化成新的矿物成分,经数亿年自然演变而形成千姿百态的纹理。按色别和图纹形象又可分为灰、黑、白、褐、青、绿等色彩,其中彩花石又可细分为:绿花、春花、秋花、水墨花。发现和每创作一幅天然石画,都具有较高技术含量和文化元素。从工人到海拔4000米的矿山下矿井采石,运输到厂家选石,技工压花—切割—发现—取材—抛光—划线—入框—品题—命名等需要文化底蕴和慧眼:“意境深邃,画面完整,构图合理,主题鲜明”,其艺术内涵和创作“工夫在画外”。大理石画中除了很象形的传统国画中的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意境外,还有许多珍禽异兽、草木鱼虾、风花雪月、四季奇景、碧海星空和各类抽象图形,有些还酷似西方油画。

  大学士兼收藏大家阮元题写大理石“其色备五采,气若云水,较吴装画法,更浑脱无成,非笔墨所能,乃造化所成也”,直指大理石画为吴道子的吴装风格画法。他在《题点苍山画仙人石画像》中写道:“点苍山石具四代画法,百种色泽,故余谓非仙人不能……点苍山里有画仙,画仙之妙胜画禅。仙人成仙在何年,唐宋以后明之前……”可见大理石在宋末元初就被视为天然珍宝了。笔者和诗《五律·石蕴丹青》:

  再从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来看,“天人合一”是庄子哲学思想的主旨,即天意与人事的统一。引用到大理石画上分析:天然图纹是亿万年天造地设的结果,这是天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石画从矿石开采、运输切割、磨面抛光、发现意境、取材选形、镶嵌制作、品题和题款等,既需要艰辛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又需要丰富的阅历、渊博的文化知识。通过精心查证和劳心费神的反复物化劳动,才得以将自然神奇和人类灵感有机结合,此乃“天地之性,人贵其识”,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画家的作品,缺乏的正是天意之作。1961年秋,郭沫若先生到大理考察时曾将大理石画描绘为“三塔矜高古,回思贞观年。苍山韵风月,奇石吐云烟。相在心胸外,凉生肘腋间。天工人力代,海外竞相传。”

  以石画屏风为例,从选石到创作,从研究意境到题跋,远要比绘制一幅图画需要投入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多得多。有人不懂石史,或出于抬高某些奇石的目的,故意唱衰大理石画。如上海市观赏石协会原会长刘建军所说:某年深圳举办全国奇石展,主办方想禁止大理石画去参展。自己给不懂石界历史的人上了一课,说明大理石画的地位,才使对方同意留一展位。

  把大理石画因切割等工序而贬成人工石画,这样歪曲事实就难免贻笑大方了。任何奇石都要经过挖掘、清洗、打磨、抛光,甚至有些要加以巧琢才成形,难道有没经过人工就能上市或进入收藏领域的奇石吗?和田玉、翡翠也需靠人工加工。科学的观点应该是以质材是天然还是人造来确定它的属性。

  宋代大才子苏轼品评摩诘(即王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而有文字记载的大理石作为贡品是从唐朝附属国南诏国开始(738—902),距今1278年。可见文人诗画与大理石画几乎是同一时代诞生的。阮元集诗人文质、藏家风范于一身,赞赏石艺“功夫在石外”——“奇石是无声诗,不朽画,名石虽有造化之巧,但无品题,犹未凿破混沌”,亦即天人合唱才臻完美。

  从艺术品定义来看,艺术品一般指造型艺术的作品。可归纳为两个成分:一是形式成分,二是表现或联想成分。按形制分,有人造艺术品(如绘画、雕塑等)和天然艺术品(如天然大理石画、奇石、根雕等)。现代艺术品概念更广泛,美国经济学家德哈认为:“艺术品有非营利性和开放性,有人为意图和习俗,艺术品就是吸引人的注意力……艺术品的价值不是单一的艺术品价格及存世数量,而是更广泛的艺术品所吸引人的注意力……”那么,是人工画作,还是天然大理石画更吸引眼球呢?是新近发现的奇石,还是有1200多年历史的贡石画屏更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呢?想必人们自有定论。大理石画既是天然艺术品,也是“天人合一”艺术品。难怪徐霞客会在他的游记里为点苍山大理石写下千古绝唱:“山水则云皆能活,水如有声”“人物则口眼能言,呼之欲出”“造物之愈出愈奇,从此丹青一家皆为俗笔,而画苑可废矣……”

  大理石诗画的真正艺术内涵,一是对撼动人心的画面石的尊称,与诗情画意的自然景物相融;二是传承和拓展文人画的文化意涵和艺术风格,用经典的诗联词牌解读精品石画意境,题款在画面或石屏上,成就完美的诗画。画是艺术,诗也是艺术,二者相辅相成:首先,结构上都是“起、承、转、收”;其次,画表现的是静态,诗表达的是动态。“画难画之画,以诗奏成;吟难吟之诗,以画补足”(吴龙翰),而石画却是诗与画天然、有机的结合。请欣赏大理石《万里长城》诗画。

  一是从历史长河来考究。考古发现人类的共同祖母——350万年前的南非人猿“露西”。国内近来发现,我国现代人的祖先或来自10万年前的非洲。而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点苍山大理石从唐代以来骄傲地占据了1200多年。它隐藏了15亿年才现身,堪称吸日月精华,集天地灵气。

  二是物以稀为贵。从形成天然石画几率来看,选石、割石就像“赌石”,十分讲究经验。研究纹理走向和下割成图的可能方位,一刀下去如差之厘毫,则可能什么都没有;切对了,则为惊世之作。象形石有艺术价值的仅为几万分之一,精品画面仅有几十万分之一,形似名家作品或自然实物图像,仅有几百万分之一,堪称可遇不可求。由于天生纹理,每一幅石画的图像都不相同,鬼斧神工、天生丽质,大理石画由此成为稀世珍宝。

  三是大理石为天赐诗画,作为贡石进入皇宫,谱写了皇家收藏的历史。现在存世的北京故宫景仁门大理石屏风是元代遗物。

  故宫博物院珍藏有《春》、《夏》、《秋》、《冬》四时山水石屏;慈禧太后寝室有大理石画家具藏品。在承德避暑山庄的“四知书屋”中,一些家具饰面和一套宽115厘米、高230厘米的4块挂屏,每块中间镶嵌着方、圆形彩花大理石,表面平滑如镜,花纹图案清新,根据每一幅的意境,上面分别题有:“樵岭寒云”“秋岚初霁”“晴峦翠霭”“丹嶂苍崖”“秋山新雨”“云烟叠嶂”“翠微斜晖”“海岳浮云”,与画面相映成趣。再看清乾隆十二年(1747)清高宗作的《御制瀛台大理石屏歌》:“直方大幅出岩峦,制为屏风陈座端。不忘本来具神解,林岭犹肖点苍山。琉璃罘罳嫌巧脆,锦绣纂组徒繁丽。岂如山骨坚且朴,更不镂斵致刓敝。白质青文润以腴,高低溪壑天然图。倪黄董巨称妙手,疎皴澹染终不无。廉而不刿柔岂屈,巍然犹是前朝物。几经海水复桑田,依旧春风更秋月。” 可见乾隆皇帝钦题瀛台(即中南海仙岛皇宫)大理石屏还是清朝以前藏品。翻开《日下旧物考》(卷三十一),援引元代虞集(1272—1348)《学古录》叙录中记载:“天子(指元文宗,1304—1332)在奎章阁,有献文石者,平直如砥,厚不及寸。其阳丹碧光彩,有云气人物山川屋邑之形状。自然天成,非工巧所能模拟。其阴漫理紫润,可书可镌,有勒命臣集记诸,而攻材制匡廓,植以为屏焉。”能入框成屏者,必大理石画也。也有文献记载大理石真正出名是在明代

  四是大理石屏成为文人墨客、大收藏家热捧的珍宝。近代藏石专家、收藏理论家张轮远(1899—1986)在《万石斋大理石谱》中写道:“阮文达公总制滇黔,曾亲至点苍,认大理石为天然石画,非笔墨所能造成,乃极力揄扬,各加品题,著为《石画记》,于是大理石之名始大著,其后输入内地渐多。”书中评赞大理石为“精品之石,天然逸趣,驾平画工之上,令人有不可思议之妙境。”阮元总督居所“受祜堂”为康熙皇帝御书匾。他和儿子阮祜(曾任四川潼州知府)收藏了数百块大理石画,还把大理石画《吴道子降魔图》等寄回家乡扬州,并为其题咏“画家粉本入石骨,诗人魄力通天根”,流芳百世。到了民国,更有蒋介石钟爱大理石画的史实。

  五是名门望族也竞相收藏。苏州留园“三宝”就收藏了流传400年的大理石画屏风《雨过天晴》。《明一统志》记载大理点苍石就是醒酒石,《红楼梦》中也写到醒酒石。2005年《环球赏石盘景》杂志报道:2002年1月,中国驻美大使馆邀请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父子参加春节活动,布什总统对放置在馆内的大理石画十分爱慕,赞不绝口。

  可见,大理石画在石艺和艺术史上是无可争辩的千年皇宫钦定圣品,历史成就了它作为尊贵诗画的传奇。“呎幅甲天下,方寸怀西湖。”

  最后是传承问题,传承的关键在于收藏。我们从艺术品定价标准、拍卖价格、奇石行情等方面来认识大理石画这一千年文化的收藏价值。

  一是从传统大理石贮藏量观察,全世界仅云南大理苍山有数个矿洞出产,相当珍稀。最早发现大理石矿脉的是白族先祖,在海拔3100米以上,主矿长20公里,平均厚度70米至100米,岩石年龄约12亿年,矿石荒料约1亿立方米。而有图纹的彩花石只有20万立方米,约占苍山大理石的4%。真乃千金易得,一石难求。

  二是艺术品的定价标准。商品的价值是由生产这件商品所需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没有经历史检验的作品不是艺术品。而艺术品国际属性要具备历史和文化内涵,定价标准相当规范。例如,国际上以同等能力的同一阶层职业人群的年薪为基线,若一个著名企业家年薪是1000万元,另一个同等起跑线万元。若他每天画两幅画,那么,一年画730幅,每幅画的价值是1.37万元。但不是每个画家的作品都能成为艺术品,因此,艺术家要创新技法,让作品意境内涵丰富,有传世价值的作品才能称之为艺术品。天然大理石画的珍稀加之古代生产力落后,投入劳动时间很多,因而在当时大理石画是贡品,是官宦显贵的奢侈品。现代生产力发达,大理石画进入平民消费层面,普通大理石画的价格并不高,但象形石一般品少则几万元,上品则高达几十万元,极品达到几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创作精品大理石诗画所需投入艰巨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了它作为艺术品或商品的珍贵价值。

  三是大理石画拍卖市场参考价格。1997年《收藏》杂志49期报道,纽约佳士得秋季艺术拍卖会,一幅大理石屏风以110.25万美元为美国博物馆购得。2006年《艺术品拍卖行榜》第7页“清代大理石挂屏——春云半壁米家山”,成交价为330万元。2013年1月拍出的黄花梨大理石插屏,成交价为471.5万元。另一幅40×70厘米的黄花梨屏风,成交价为552万元。黄花梨镶制大理石圈椅(4把)成交价1769.6万元。2004年2月14日,资深奇石专家李祖佑在中央电视台《鉴宝》节目展示的大理石画《银狐踏雪》,专家估价为55万元。现在的精品石屏,在民间的收藏价格更高。

  四是与现代奇石价格比较。据国际在线新闻报道,北京朝阳区政府收藏的《小鸡出壳》(图二十二)只有3×2.5厘米,重92克,有报道称原为内蒙古张靖2005年以500万元转让,现专家估价1.3亿元,请与笔者的《天爵奇观——天然字画宝题诗作书咏》第192页《孵化图》(图二十三)比较;广东收藏者的《中华神鹰》(图二十四)32×18×15厘米,重14千克,专家估价1.2亿元,请与《天爵奇观——天然字画宝题诗作书咏》第162页《神鹰图》比较。

  在气若云水、浑然天成的大理石画面前,被清朝两广总督林则徐(1785—1850)惊叹为“欲尽废元宋之画”的大理石画的文化元素和历史地位,是其他任何奇石所不能及的。请看《天爵奇观——天然字画宝题诗作书咏》第28页《虎啸图》,2000年收藏价是888万元。

  2010年1月29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虎年话虎”节目中得到很高评价:“梁先生收藏的《虎啸图》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霸气十足。巨幅天然大理石虎画为首次发现。”

  2015年在书画艺术品市场上,李可染的《万山红遍》拍出了1.84亿元,法国高更的油画《你何时结婚》拍出了3亿美元。在人工绘画的天价面前,老天爷创作的精华灵气——大理石画能服气吗?

  五是艺术品市场现状。人工绘画艺术品乱象丛生,市场赝品极多。画家以流水作业方式创作,题材内容千人一面。纵观大理石市场中全国最大的广东云浮、福建水头、四川雅安等地石种,包括进口的上千种世界各地大理石,也有不少“石画”店铺。但不论石质纹理、密度、硬度、矿物成分、韧性,还是色彩图形、内涵,都不能与苍山大理石画相提并论,一览便有天壤之别,更少有文人墨客题咏。混乱的艺术品市场正需要激浊扬清,呼唤回归自然的天然艺术品。如今大理州漾濞等县发现的新品种,神似西方油画,故称“油画石”。因此,大理石天然画近年畅销欧美,在欧洲被誉为“上帝杰作”。恰似笔者的馆藏刊物《天爵奇观——天然字画宝题诗作书咏》第23页为《中国龙》大理石题画诗联:“激浊扬清天然画,源头活水题跋诗。”又如《火凤凰》像油画,十分逼真。这充分证明了大理石画作为“天人合一”艺术品的诗画特征。

  通过上述论证可见,苍山大理石画有1200多年的收藏历史,与文人画几乎同一时代诞生,比欧洲的文艺复兴早400多年。而且人间有的画种和景物在大理石中都可以找到。因此,大理石画是所有奇石中的天骄,更是当年皇宫和如今各大博物馆的珍藏文物。无论是质地或贮藏量,还是在奇石中的历史地位;不论古今妙品,或者是新兴艺术,大理石屏千古文化都为人类带来了天赐的艺术享受。大理石诗画的地位是自汉代以来作为贡石的历史以及达官显贵、收藏家和文人墨客追捧形成的。